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成人小说区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2 09:19  【字号:      】

男孩们喜欢冲向海浪\x0a打着赤脚\x0a站在海水里\x0a在太阳底下看太阳

《小岛瘦话》之《海淘》:海滩上泊着许多渔船绳子一头系在船头另一头系着岸上的石墩男孩们喜欢冲向海浪打着赤脚站在海水里在太阳底下看太阳 我想讲的故事是从小学课堂的放学钟声开始,老师终于喊出了那句被翘首以盼的“下课!”,话音随即便淹没在了一片欢呼里

迅速收拾好书包,我们像出了笼的小鸟,飞向校门口的集结地,小伙伴们一行浩浩荡荡地沿着复兴路向海边的方向行将开去

小岛冬日傍晚的日光,是诗人口中喻为母亲怀抱的那种柔和温暖

复兴路4号的红砖墙内冒出了几叶诱人的新绿,那是紫藤在暖冬长出的嫩叶,我信手采下一片,夹入课本作了书签

一群人在嬉闹中行至永桂的家,果不然地,在家门口他便被母亲逮了回去

我努力伸长了脖子向他家里探去,巴望着能被他的外婆瞧见,就能再次受邀去他家中吃上一碗疙瘩汤了

永桂外婆做的疙瘩汤,虽只尝过一次,却是印象中最为美味的食物之一了

愿望终于落空了,接着在一路失望中走到了旗山路口,可惜今日李铮和Ohmei都不在我们的队伍中,否则定要到他们的容谷别墅里耍闹一番

童时的Ohmei是个十分阳光的女孩,几十年后班上的同学们再谈论起她,尤其是班上的男同学们,都称其为我们甲班的班花

那时候脑中还未有班花的概念,竟只记得她家里那几千平方的大宅子,还有我们在假山、庭院和观景亭间玩过的捉迷藏、在欧式喷水池边的嬉闹、和在高大的南洋杉之间的穿梭奔跑

过了容谷别墅,阮姓的同学们也都相继回了家

想起停在少年时的一个疑问:他们皆为阮姓,又均是渔民家的孩子,难道和那水浒中的阮氏兄弟有什么关联,至今不得解

行进的队伍最后只剩下住在鹿礁路1号附近的几个伙伴,以及住在龙头路的我

那时候鹿礁路1号至107号东北望的海滩边时常有许多渔船

那些渔船通常停泊在离岸约50米的海上,并利用小舢板、木筏或竹排等小船与岸上交通

这些小船的两端系着绳子,一头系在渔船上,一头系在岸边的石坎上

我们总是喜欢站在这些小船上,然后来天涯部落回摇晃它们,享受能够在海浪翻涌中保持住平衡的乐趣

毅斌是六九医院的家属,北方来的旱鸭子,只得独自守在岸上

然而他终于在经不住海上一片热闹声的诱惑之后,鼓起勇气加入了我们

如同那火烧赤壁里的曹军,不一会儿他便受不住这海上的颠簸,执意要回到岸上去,我们只得拉着船上的绳子使其靠到岸边的石坎上

还未待船只停稳,他就急切地伸出脚踏上岸上的石阶,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浪头打来,他竟“扑通”一声落入了水里

为了避免因小船再次靠岸夹伤他,我们迅速将小船推离岸边,并与已站在石坎上的伙伴们一同将他拉到了岸上

冬日的夕阳早已在不知觉间落下了山,寒意开始陡增,那一身军绿色的小棉袄湿哒哒地披挂在他的身上,衬着一张煞白的脸,一时间呆如木鸡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听得他“哇”一声大哭了起来,我们也顿时慌了手脚,其时违背家长的禁令偷偷下海,他回到家少不了一顿竹条炒肉的招待

既称作兄弟,自当有梁山好汉的具怀忠义,于是我们决定护送他回家,一同向他父母求情,并在毅斌母亲的微笑送别中各自回了家,同时也为自己的慷慨所为使其免去一顿皮肉之苦而感到骄傲

第二日,我们照例去了学校,未料想,除了毅斌之外的其余几名好汉悉数受到老师的一顿训斥之后在教室门外罚站了一个上午

我们心中很是不解,兄弟义气竟然也错了

那一年或是得益于家中养护的那盆竹子节节攀高的兆头,从小顽劣的我在升入初中后竟领了班长的差使,国强则是班上的学习委员,绰号“茶寿”

“茶寿”又唤作“草巢”,最早是客家人用以茶保温的草编织物,“寿”字盖通闽南语“宿”之意

在那个年代,“茶寿”主要用于粥(闽南语“糜”)或汤的保温

国强家是当时岛上“茶寿”的主要供应商,与我家是近邻

后来我们与同是鹿礁小学毕业的叶剑辉等几个初中同窗成了每日结伴戏耍的好友

那个时候岛上的夏天总是涂满了凤凰花怒放的火红,我们时常相约在鹿礁路1号至107号东北望的海边游泳

国强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排行老幺,深受父母溺爱,故虽是岛民,却不会游泳

我和剑辉他们几个都是浪里好手,于是我们把国强留在岸边的石坎上,开始在海上嬉戏玩闹起来

起先是跳水比赛:我们相继以“炸地雷”,“cai观音”等各种姿势入水(“炸地雷”是整个人平扑到水面上,比较各自炸出的浪花大小;“cai观音”是以观音雕塑的站姿入海,一般作为较高处入水的姿势),随后开始潜水摸石头,一会儿玩腻了,便开始潜水相互扒裤子的恶作剧

这边的我们正玩得起劲,却看到那边的国强正在离岸边大约三米的水中扑腾,原来岸上的他已耐不住寂寞,勇敢地下水了

我正准备为他鼓掌喝彩,却大叫一声不好,他原来竟是溺水了!于是我一个猛扎入水,奋力地向他游去

突然,迎面而来的一掌劈头盖脸地将水中的我打得眼冒金星

多亏剑辉他们及时赶来从背后将其左右夹住,送到了岸上

回到陆上的“茶寿”已瘫软在地上,于是我们秉承了一如既往的兄弟义气,一块儿把他送回了家

或许是大人们尽都不能理解男孩们所谓的兄弟情义,他母亲仍是当着我们的面将国强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

现在回想起来,偷海的经历确是在那小岛长大的男孩们童年中不可缺少的乐趣,纵是不识水性者如毅斌,如国强,亦都有这些刻骨铭心的少年回忆

如今,鹿礁路1号至107号东北望的海边能见着的石坎越来越少,但只要你一讲起这些故事,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来

写于2017年08月21日往期导读:鼓浪屿记忆:“来吧,小妞!” 作者简介:诸知星(笔名),鼓浪屿人,生于70年代初

LOOKERS 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欢迎关注鹭客社,投稿联系微信号:DONGE110成人小说区 成人小说区




()

附件: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