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tokyo hot n0707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0 17:20  【字号:      】

摄影:葛莹莹 (插入图1)悟到深处自成诗 --

长按图中的二维码,点击“识别二维码”可以直接关注《奔流》公共微信!悟到深处自成诗 ——丁进兴写作感言分享 诗是快乐的,也是伤悲的

诗的精妙表现在词与句法的组合选择上

通过用提炼出来的具体事象的叙述,表现驾驭语言的能力,透射情感与心灵的波涛

我有独到的快乐

比如早晨在酣睡中醒来,窗外伴着晨曦的鸟鸣声好像专门独奏给我听

我挪开凳子,拉开窗帘,使劲把目光伸向二十米开外的玉兰花丛里,鸟鸣似乎是从二百米外的林子里传来

在与人示好,带你在梦中进入不曾经历的情景

当然还会有常人难以体验过的伤悲

我过去常在城郊没有加工过的芦苇荡边散步,浅层的水坑里会有自由的蝌蚪和螳螂,芦苇从一片繁茂到满头白发,丝丝缕缕都像拉长的银线讲着故事,惹你牵肠挂肚

二十年前,这个远离城市聒噪又不同于一般乡村的田园美景就在我家附近

如今开发成了公园,记忆中那片荒芜的芦苇荡失去了原来的样子

因此我常常苦思冥想,这些可爱的鸟类和芦苇是否能理解人类的行为,那恬静的鸟叫声和充满原始美的芦苇真的打动过每个人的内心?首届奔流文学奖获得者 丁进兴 摄影葛莹莹 我常常从生活中开悟,悟到深处自成诗

几千年前的先祖创造了很多高蹈的文字,那是原始先人依循自然天性突出天地为大的神灵崇拜;当浮华落尽,人世间开始关注个体生命状态的不同存在,诗家语言才在众人的凄惶和期待中开始呈现多元和包容性,并通过语言艺术形式绽放出拟人化的花蕾

由此我对自己以往的写作做过冷静的审视,那种过于自信的、高蹈的、来自于大众经验的写作模式扼杀了自我心灵的关照,用常人惯用的技法向社会输送着已知的经验和模式

这种盲目的写作不在自己生活经验的范围之内,撇开了年龄认知,情感经历,变过去已有的大众化体验为自己的语言

现在读来,这种不清醒的写作方式和盲目的写作意识曾经强烈地支配过我,也许是工作性质原因使我很难从个人身份中走出来,让我觉得写作充满了神圣使命和高度自觉

待我真正与自然亲近,与自己的灵魂深处对话,此时的我才从另一个不真实的、虚幻的、躯壳化的我中走出并真正觉醒,进而合二为一

不过,我也大受裨益,我领略了各种写作方式的起伏跌宕,我有极度的烦恼和快乐

此时,我终于开口说话了,说出了我对世间万物的认知和体悟

正如我在《妥协》中写的:一条逆向流动的河,在匆忙寻找那个避雨的游客

我开始以多元化的思维观察所有的人和事

因此,在这热闹异常而又极度冷漠的人世间,我才体悟到内心的光是多么强大

它有着对生命的深度关切和强大意识,它主导着个体生命在宏大背景下的呼吸和挣扎,它有时候细若游丝,在强大声音和势力面前坚挺得似乎成为一片废墟

它常常有自己的方式和分寸,就像成功的诗和诗人有着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一样,是明处的色彩,暗处的幽光;是近在眼前的真实存在,又是遥不可及的幻象和假想

它言之有物,又无形无相,中规中矩,又独偏一隅

它不会败得一塌糊涂,更不会在轰然倒塌中一蹶不振

它走在有回响的路上,并不时回头张望

我尽量克制自己的表达,甚至吝啬到对语言的节制,面对突然产生的感觉慎之又慎

我试图掘住生活反面的真理,擦出背面的光,看到多维度透出的真相,并选取一面,像农民的耙子,一把进地就要刨出一大堆红薯

我首先要勾勒出内心试图表达的东西,虽然这种感觉在心里窝藏了很久

然后以第三方或反方身份揣摩诗作者是否动用了真情实感?是否就是“唯一”的表达?所使用的语言是否贴切?背后遗漏了什么?那些唤醒灵魂的语言能否真的打动自己,甚至打动了写作客体

在写作时,我尽量摆脱自己,让自己出走,换一个不确定的我与诗对话

最后,再把自己叫回来,与真正的我合体,变成一种高度的自觉,让诗意得到有效升华

我的写作几乎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青春骚动期,十八、九岁自己摸索着跟随诗歌走了一阵子

不得窍门,又沾沾自喜

第二阶段,人生进入炉火纯青的壮年,事业成功的稳定期,新世纪初突然兴起的网络诗歌热,牵动了我的神经,自顾自捣鼓了几年,没有功利心,也没有作品发表

现在,也算是进入了我诗歌创作的第三个阶段,扬鞭策马,追风逐月,自我沉淀,独成一体

也许是少年的文学情愫一直萦绕于心,我对文学尤其是诗歌的痴迷的确很难舍弃,无论如何也放不下,作为生命的一部分藏着掖着还时不时掏出来炫耀示人

与朋友交流中,他们不无揶揄,倒是写诗的朋友拍双手赞成,诗人终于回归了,这世间从此倒真的少了一位悲天悯人的好局长,而多了一位真诗人

但回归路上路途好艰辛,真正上路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不是阳关大道,而是荆棘遍地,污秽满场

但我好歹“归来依然是少年”

这么多年来,始终保持内心的淡定,用诗歌的清静走出一条文学的阳关大道

庆幸自己就是一眼深井

这么多年我要感谢我丰富的人生阅历,生活告诉我很多,大自然也对我有很多启示,人生经验填补了我最好看的网游小说创作的许多空白

我在悟中醒来,我不是井中之蛙,而是井中的清泉;我不在井中设伏,而是对预埋的生活观察得更深更细

我过去主张诗歌要承载这个时代的命运,通过文化的传承推倒诗歌中虚无的反映和对个体意识的无限扩大;后来,我把对文化的关切转移到对故乡的关照,发现这也是一种近乎跟风的时代命题;期间,我接触到了国外的诗歌文本,阅读了大量的诗歌理论,渐渐于辩证思维中廓清了对当下诗歌生存状态的认识,并不断于阅读和写作中做着努力的探索和实践

我曾困惑自己对诗歌语言高难度的不准确把握,困惑诗歌流派的繁杂而不在任何一派,困惑写作中遇到的各种不确定性,包括自身状态和写作定位

但是,我有积极大胆的尝试,并有着独有的自信和适时作出的调整,使原生态感情不断向艺术感情提升和迈进,在了解自己、丰富自己、提升自己中,使自己作品中的诗美体验获得更大的普适性

我不断修炼着自己的内心,从中外经典中汲取营养

努力让自己静下来,静下来读书,静下来思考,静下来做人

让人生的况味融进诗里,删繁就简,让诗的语言活起来,诗中的意味走出来

我敬畏生活,敬畏生命,敬畏他人

每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人生,但我依然小心翼翼,如我在《这人间马虎不得》中所写:独轮车丢掉主人的呵斥,却依然负着生活的侧歪

鹅卵石不避风雨,低处也坐禅

炊烟都晾晒在紫藤上,罅隙生成万象,群山错落成寺庙,挂着警示的钟

诗歌于我,既是命,也是钟

近三年来,我的诗歌创作进入了旺盛期,写了近百首,没有满意不满意,感觉总在突破

个体意识的觉醒使我的诗歌突破了写作局限,内容的局限,风格的局限,形式的局限

诗歌在开示我,我也在内心的醒悟中攥紧了拳头,正如前面所说,在创作中对语言运用的节制,把源头打开,而把诗歌语言的水龙头越拧越小,因为我要的不是井喷,而是精品

(编辑:王君) 欢迎关注《奔流》(河南省省级文学杂志)月刊 每月16日全国发行!杂志设有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栏目,接受全国文学爱好者投稿,每篇文章都为作者原创首发,成为了全国文学爱好者展示与交流的优秀平台!您可以通过上方蓝色小字关注,也可以直接搜索“奔流”字样加入我们,更有扫描二维码等多种方式,奔流只等你来!!投稿邮箱:benliu1957@126.com网 址:www.benliuwang.com欢迎订阅《奔流》刊号:CN41-1413/1邮发代号:36-303 月刊 160页全年定价180元地址:郑州经三路98号河南省文学院奔流编辑部邮编:450008我们的目标立足中原 传承创新 繁荣文学 培养新人 tokyo hot n0707 tokyo hot n0707




()

附件: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