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婷 婷 五 月 激 情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0 17:29  【字号:      】

········第001章 逃狼窝又入虎口········拉斯维加斯地下赌场后后巷,贝悠悠披散的长发随着她快

········第001章 逃狼窝又入虎口········拉斯维加斯地下赌场后后巷,贝悠悠披散的长发随着她快速的跑动而飞舞着,鞋子也在逃跑途中丢失,此时一双白嫩的脚以被鲜血沾染

身后数名赌场的服务生紧追不舍,另贝悠悠没有半点休息的时间,此时贝悠悠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但她不能放弃

转角,推开一个酒吧的门直接跑了进去,推开舞池跳得正激烈的人群,贝悠悠便向着一间微开的包房跑去,在推门而入后迅速反锁

这一刻,贝悠悠才靠着墙壁剧烈喘息起来,叶浩,这个混蛋,竟给她下药,若是能平安回到江城,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竟然联合别人要将她扔到海里喂鲨鱼

枉她如此相信他,为了散心,竟与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幸好她体质好,对迷药有抗药性,醒来的早,不然,她恐怕早就被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了

感到光亮被遮挡,贝悠悠抬头正看到站在眼前的男人,一手握着红酒,一手斜插在口袋里,深蓝色的衬衫微开,露出他健硕的胸膛,弯曲的碎发下是一双散发着邪魅冷漠的眼睛,鼻翼高挺,唇角薄抿,立体的五官有如上帝精心雕刻一般,高贵优雅却又散发着一种莫明的危险

“我这里是你随便可以进入的吗?滚

”“滚什么滚,呆一下又不会死,对了,有手机吗?借用一下

”贝悠悠瞬间的闪神后,才清醒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她竟然看帅哥看得出神了,真是要命

想到离家还不到半年,就被这个臭男人害得这么惨,若是被老爹知道,一定会毙了她的

“没听懂我的话吗?我说从这里滚出去

”冷擎天抬手将贝悠悠拽起,便要打开门将她扔出去,刚刚还不觉得,此时这个女人一靠近,只觉得呼吸浓重,身体炙热了起来,看来一定是酒有问题

“你这人怎么这么冷血啊,有人追我我躲一会不行啊,又不碍你什么事,好好喝你的酒得了,啰嗦个什么劲

”贝悠悠火气也很大,任谁被朋友骗到这里被扔海底喂鲨鱼,都得想要骂娘吧!“女人你是找死吗?”冷擎天的脸色完全暗黑下来,看着在他眼前跳脚的女人,不由皱起眉头,让她走,她还在墨迹个不停,可是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睛,樱红的唇角,他觉得身体更热了些,手不自觉得扯了扯衣服

“找死找死,我就是找死了,有种你就杀了我,妈的,真是受够了,一个鸭子在这装什么装,不就是钱吗?一会把你帐号给我,要多少给你

”贝悠悠真是被惹毛了,本身就有一肚子的火没有发泄,这个男人还非得往枪口上撞

穿得人模人样的,指不定就是那些常年混迹在酒吧靠出卖色相陪富婆的男公关呢,穿得这么风骚,显然是刚刚做过什么儿童不易的运动呢

哼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真以为她贝悠悠好欺负是不是

“你说什么,鸭子……”冷擎天此时的脸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逼问着贝悠悠,既然她不走,那他还客气什么

“哎呀,别啰嗦了,电话呢,妈的,该死的叶浩,老娘决不会放过他……,啊,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贝悠悠突然被冷擎天拽过去,抱在怀里,强吻了起来

“不说是鸭子吗?你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事吗?”冷擎天邪魅一笑,这个女人惹到他了,他会让她知道惹怒他的代价,不是她所能承受得起的

“啊,你这个混蛋,谁找你了,你耳朵听不清楚是不是,我只是躲一下,妈的,我要电话,我不要男人

”贝悠悠也被眼前的男人气蒙了,谁来找鸭子了,她现在只想打电话让朋友来救她而已啊

“晚了

”冷擎天不管她是为了引起他的兴趣而在编戏,还是当真是有事来躲避一下,反正这个女人他不会放过,敢说他是鸭子,她真是活够了在找死

“喂,放开,唔

”贝悠悠被冷擎天直接抱起后扔到身后的沙发上,没等她起身便被重重压了下去

浓重的男性气息也袭击过来,可以说没有任何感情的,他完全是在惩罚性的亲吻着她,她不多时,便感到唇间蔓延开浓重的血腥味

贝悠悠真是要被气死了,想要反抗,却没有一点力气,从赌场一直逃到这个酒吧,早以将她的力气用光了,此时被这个臭男人压在身下,更是气得只剩下咬牙,根本没有半点力气来反抗了

想到这里便气愤的咬上在她唇间乱窜的舌头,鲜血顿时流满她的口腔,在他离开之后,才吐出嘴里的鲜血

“妈的,咬不死你,让你乱发情

”“妈的

你属狗的

”冷擎天摸着疼痛的唇角,看着贝悠悠,真是恨不得掐死她

“奶奶个熊的,你个死鸭子,敢对你姑奶奶用强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贝悠悠抬脚便向着冷擎天的下体踢去

冷擎天在察觉不对之后,便反应迅速的向左一翻,险险躲避过去,差点被踢碎蛋蛋后,彻底的怒了,他反手攥住贝悠悠的手臂,直接抬腿将她压在身下,另一手愤怒的脱下贝悠悠的裤子,露出她很有料的身体

“嘶啦……”又一声,内衣拽落,只剩下衬衫半遮不遮的挡着一些春光,但贝悠悠不知道此时的她,却更加魅惑诱人,半露的肌肤柔滑细腻,傲人的曲线玲珑有至,有如妖精一般另人吸心动魄

而此时贝悠悠也害怕了,知道她真是把这个鸭子惹火了,贝悠悠拼力气拼不过,只能想别的办法,此时看到他胸口处巨厥穴直接用力点去

冷擎天只得心口一麻,捂着心口,感到呼吸一痛,面色铁青,咬牙恨齿的说着:“你找死

”贝悠悠冷冷一笑,反手握住冷擎天挥击过来的拳头,用力按压住他的手腕,反转之后,弯曲膝盖,重击冷擎天的大腿回弯处

“啊,该死的

”冷擎天从没有想到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竟然只是简单二下,便让他浑身疼痛,喘不过气来,此时腿部也传来阵阵酥麻,没了力气

“哼,让你嚣张,也不看看姑奶奶是谁,也是你能招惹的,混蛋

”贝悠悠趁着冷擎天脚发麻,心口疼时,从他的掌控逃开,边防备的看着他,边四下寻找着趁手的武器

········第002章 做鬼也不放过你········冷擎天忍耐着疼痛,想要起身,但是腿上却用不上力,不知道这个死女人点中哪里,只一着地,便传来阵阵疼痛

“哟,挺厉害啊,一般人早倒下了

”贝悠悠挺佩服这个男人的,这二个穴位可都是最脆弱的,重点这二处换一般人早倒下了,可这人竟然还能动,有意思

“你是谁派来的

”冷擎天也暗怪自己太大意中了招,本以为这个女人是哪个想要上他床的女人,却不想竟然是对手派来的

“上帝派来的

”贝悠悠冷冷一笑,趁着他还没有反映时,直接拿起一边的烟灰缸向他的后脑挥了过

冷擎天哪里还会给她机会,伸手,扣腕,手臂背后,直接屑住她的脖颈将压制在身下

“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冷擎天失去耐心了,这个女人真是将他最后一丝耐心磨灭光了

“什么谁派来的,你这人听不懂话是不是

”贝悠悠要疯了,知道这个有些身手,她并不是对手,便有些慌了

冷擎天微微眯眼,而后冷冷一笑,“不说吗,那么,我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话落后,便将桌边的酒杯击碎,拿着碎片贴近贝悠悠的脸边,而后冷声问着:“我在给你一次机会,老实告诉我你的身份与目的,否则这张脸会很惨

”“那个你别冲动,大哥你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吧,不是不是,别生气,我开玩笑呢,开玩笑,这个玻璃怪锋利了,万一伤着我就不好了

”悠悠此时感脸上很痛,显然这个男人并没有在开玩笑,她毫不怀疑在乱说一句,这个破杯子一定会刺进她的脸上

“哎,别动别动,好……,好我说,我指定老实说

”“说,你是谁

”冷擎天微微放开杯子,但是紧捏着她脖子的手,并没有放松,反而更紧了一些

“我叫贝悠悠,是江城贝志国的女儿,因为逃婚而离家出走,却不想爱碰到个渣男,被他骗到这里……”贝悠悠眼珠一转,趁其不备故伎重演低头用力咬上冷擎天近在眼前的手掌,而后弯曲膝盖再次踢向冷擎天的敏感部位

一踢击中之后,急忙弯身从他身边滑了出去,但也在弯身而过时,被玻璃划破了肌肤,但贝悠悠哪里还顾得上疼不疼,逃脱冷擎天的魔爪之后,便向大门口跑去

“你这个混蛋

”冷擎天彻底被惹怒了,下体的疼痛,手上的血迹,都似在嘲笑他的狼狈,反手将锋利的杯子向着贝悠悠的后背扔了过去,锋利的玻璃杯直接刺入贝悠悠的后背染红了她的白衬衫,而后他便如豹子一般跑了过去,抬起一脚直接用力一踹将她踹倒在地

贝悠悠忍耐着疼痛,狼狈的倒在地面,后背处玻璃刺得更深了些,鲜血瞬间喷洒而出,此时她的脸边,后背,全被鲜血染红,模样狼狈之中,却透着一股子让人惊艳的魅惑

“你以为你跑得掉吗?”冷擎天慢慢走近,直接拽起贝悠悠的头发,将她从地下拉起,使其与自己面对面

“我说我只是躲避人才闯进你房间的,你是听不懂还是耳朵聋啊,我就只是躲避一下而以,至于你如此不依不饶的吗?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了,怎么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呢,在说了,谁这么有才让我这样一个连武器都没有的柔弱女人来杀你啊,你那个脑袋是摆着的啊,不会自己想想啊,还有你一个鸭子哪里还得仇人啊,是不是你把哪个老大的女人上了,惹了不该惹的人拿我出气啊

”贝悠悠真是觉得她一定是流年不利,忘记拜拜关公了

“闭嘴

”冷擎天真是怒了,鸭子,他是鸭子,她那得是几百度数的眼睛能把他看成鸭子,这个女人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冷擎天直接将她拽起,将她的衬衫连带玻璃杯一起脱下扔掉后将她推倒在床上,而后将自己的衬衫愤怒脱下,露出他健硕有力的身体

“你,你干嘛,你要杀就杀,但不许乱来,要是乱来,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贝悠悠双手紧抱,将自己的敏感部位紧紧遮挡着,一边说话,一边有些害怕的向后退

“你不说我是鸭子吗?你既然不是仇家派来了,那就是来找鸭子开荤的了

姿色也不错,怎么也不能亏待了你

”冷擎天现在决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屡次惹怒他的女人

“那个,大哥,大爷,你消消气,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那个你别乱来,我可有病,有艾滋病,传染给你,可不怪我

”贝悠悠真是慌了,她在厉害也终是个女人,还是一个没经人事的女孩子

“哼,是嘛,我也有,正好一对,谁也别说传染给谁

”冷擎天冷哼一声,动作并没有任何停留,从刚刚那一吻他就看出眼前这个女人是个雏,连个吻可能都没有接过,很是生涩,还性病,真拿他当傻子骗呢

“不,不要,大哥,你这这样要坐牢的,你说你好不容易混不到这级别……,啊,你这个混蛋

”贝悠悠还在极力劝着,却不想还是被他得手

········第003章 蝴蝶胎记的女人········“名字

”贝悠悠紧咬着牙齿,似能感到被咬破的唇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她知道,现在她浑身无力,有如漂泊的小船,只能无力的任由风浪吹打,而无力反抗,此时,她恨,她恨叶浩的背叛,恨这个男人夺了她的清白,她发誓,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让他们生不如死,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你知道有用吗?”冷擎天也被贝悠悠的反应引起了兴趣,边与她说着话,边继续不停的运动着

“我怕你死时,不知给你墓碑上该刻什么名,只刻鸭子,怕太难听

”贝悠悠不怕死的继续招惹眼前这个男人

“你……,很好,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冷擎天本还想着这样对一个初经人事的女孩太过了,却不想她还能有力气来气他,可见他对她还是太过仁慈了

“嗯

”贝悠悠真得很疼,但她一不哭,二不求饶,只是瞪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紧紧咬着唇角,唇角破裂,鲜血慢慢流了出来,哪怕身体上与精神上都承受着巨大的疼痛,她也没有丝毫向眼前这个男人求饶,但她也因为迷药袭来,不得不渐渐昏迷过去

冷擎天在彻底发泄之后,才从被欲.望掌控之中清醒过来,看着身下那明明疼痛异常,却依旧咬紧牙,不认输不求饶,那样的神色,像极了他

在他被冷炎风欺辱之中,哪怕他身处于弱势,哪怕他只要向狗一样,对他露出一丝讨好的表情,便可以停止他对自己的殴打,可是,他没有,哪怕在他被打得奄奄一息,快要停止呼吸的那一刻,也没有

这个小女人,在这一刻,突然间就让他冷硬的心瞬间柔软了些,看着她此时狼狈的身体,头一次,他对自己这样对待一个无辜女孩而有些懊恼

在他离开她的身体,没有束缚之后,贝悠悠因为疼痛,而无自觉得蜷缩起身体,似婴儿一样,将自己包裹起来,冷擎天看着她的样子,有些疲惫的他便也在她的身侧倒下,而后他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玲珑的曲腰红向上慢慢轻抚起来

而后一只青色的蝴蝶胎记就那样呈现在他面前,那只青色的蝴蝶形胎记,在她洁白柔滑的肌肤上,有如青花瓷一样,优雅美丽,在蝴蝶胎记的翅膀中间处,一条淡粉色的疤痕使蝴蝶更加立体生动起来

可是,怎么可能,他寻找多年的蝴蝶胎记冰激凌原料,怎么会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出现,这不该是个男人吗?怨不得没有找到,原来,他寻找的方向,一开始就错了,他一直以为,当年在那个炙热的午夏,只凭借一个砖头就从包围的人群中,将奄奄一息得只剩下一口气的他救出来的人,是个男孩子

冷擎天从没有此时这样后悔,他怎么可以这样粗暴的对她,看着她身上布满的青紫痕迹,更加懊恼起来,他寻找多年,一直想要报答的人,竟然被他如此伤害

紧攥着拳头,用力击打在自己的胸膛,真恨不得杀了自己,冷擎天只觉得心里好乱,一面又些高兴他寻找多年的人是个女人,不然,他真以为自己的性取向不正常,不然,不会每个晚上,在他难以入睡时,都会想起那样清秀的笑脸,璀璨的黑眸,刚刚如此冲动对她,也正是因为她那双黝黑的眼睛以及那不服输,彪悍的性子,她不知道,那样的她,像极了他一直放在心里的他

冷擎天见贝悠悠那皱起的眉头,以及那有些惨不忍睹的身体,他便起身轻作轻柔的将她抱起,将她放在浴池里,将水温调整到另肌肤舒适的温度后,才慢慢亲手为她清洗起来

在弄好一切之后,才将她放在包房的最里间,而后才吩咐何言派人买些女士衣物给送过来

想到她刚进入时,明显是处于危险之中时,便眼神一暗,他的女人,可不容许别人如此对待,正好,他满肚子的火还无处可发

在冷擎天离开后不久,贝悠悠才慢慢睁开一双有些红肿的眼睛,一双璀璨的黑眸,就那样看着前方,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忍耐着疼痛费力的穿好衣服后起身,在看了外面的情况之后,她冷冷一笑,怎么还想要囚禁她吗?竟然派人看守着

贝悠悠愤怒的将包间内所有的酒全部打碎,泼洒开后,便拿过火机,扔了上去,大火瞬间点燃,而后迅速蔓延开,不多时,刺鼻的浓烟布满整个房间,警报器也终于响了起来

守在门外的黑衣人顿时冲门而入,在看到满屋的浓烟时,顿时一脸焦急的四下寻找起老大让保护的女人,却不想刚要转身,脑袋一痛,便瘫软在地

贝悠悠也趁乱,与惊慌的众人一起离开这个另她失去初次,失去清白之身的恶梦一般的地方,就让这一切,随着这场火一起消失吧!多尔城堡内,冷擎天随意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手轻抚额头,一手轻轻摇晃着手中的红酒,透着杯子深邃黝黑的眸子似在想着什么

“人呢,平安回到江城了吗?”冷擎天在接到酒吧着火后,很是担心她,本想亲自己护送她回江城,但知道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只得派人跟着她,将她安全送回,并将暗中跟随的人解决掉

“嗯,送到了,这是她的全部资料,十年前,她正是江城中学的女魔……,不,女王,当年与她熟悉的人也说过,十年前确实是受了刀伤,时间日期都吻合,不仅如此,她还有另一个身份

”何言上前将手中的档案袋放在冷擎天面前

然后站在一边说着:“想不到当年英雄救美,啊,不是,救你的人是个女的,更想不到她竟然就是夫人给老大定下的未婚妻,老夫人真是有先见……”之明二字还没有说出口,便被冷擎天那如刀子一样锐利风寒的眼神制止,张了半天,最后默默闭上嘴巴

········第004章 原来她就是嫂子········“是她

”冷擎天没有想到,这个小女人不仅是他寻找多年的救命恩人,更是母亲在离世前,为他定下的未婚妻,贝悠悠

“就是她,不会错的……,她在江城嚣张得很,不过听说这次之所来拉斯维加斯的,就是……,那个……,那个不想与你结婚,所以在叶浩有目的算计下来到拉斯维加斯

”感叹起这二人缘分还真不浅,找了这么些年,竟然二人很早就牵绊在一起了

冷擎天拿出照片,首先映入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呼吸一乱,感到那沉下的欲.望又渐渐升了起来,抬头,看着正探着脑袋看向照片的何言时,他快速将照片遮挡,而后一脚踹了过去,冷声说着:“赌场的事情查清楚了吗?酒吧的事情处理好了吗?怎么很闲吗?”“啊,老大,为嘛突然间这样暴力,真是太奇怪了,老大,你不会是爱上这个小嫂子了吧!”何言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肚子,有些震惊的看着冷擎天,不爱,为嘛这么小气,连个泳装的照片都不让看,在说他早就看到了好吧!“滚

”冷擎天眼神如刀,冰冷的看向何言,大有他在说一句,便小命留下的无情,没有温度的语气,让何言顿时脊背一寒,急忙加快速度转身逃跑

何言远远的退开后,冷擎天才将照片打开,入目的,便是她身着性感泳装在泳池边帅气甩动长发的样子,如天鹅一般优美玲珑的脖颈,晶莹的水珠下,那双漆黑璀璨耀眼的眸子,微微露出一丝嚣张傲慢的笑意,这是一个张扬,明媚的女人,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自信,嚣张,不可一世的傲慢,在往下,便是有如蝴蝶翩翩飞舞在她肩膀的青色蝴蝶胎记,有如一只纹身一样,生动耀眼让人离不开视线

回忆也被这条疤痕带到那个沉闷压抑的炙夏,一条偏僻的后巷,他绝望的蜷缩在地,抱着头忍受冷炎风的殴打,他以为他会死在那里

可是一道清冷的声音打破那一切,一个短发少年,只凭借着一块砖头,风风火火的穿透层层包围将他解救出来,更是在逃跑之中,为救他挨了冷炎风一刀

刺眼的鲜血,璀璨明亮的黑眸有如水晶一样通透耀眼,红唇露出傲然的微笑,有如炙热的阳光瞬间照亮了他黑暗的世界,给了他坚持走下去了力量

也是在那一个夏天,那双黑眸,那一只染血的青色蝴蝶,清晰的印记在他的脑海里,在也挥之不去

“赌场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冷擎天在确定是她后,便有些懊恼自己对她做出的事情,现在唯有将那些敢害她,伤害她的人解决,才能发泄他的怒火

“调查了,是一个叫叶浩的人买通了服务生阿良,在小嫂子酒里下迷药,想要将人扔到海里喂鱼,但阿良那小子见小嫂子长得漂亮,便暗中联系鬼九打算将人由赌场暗道卖到泰国的红灯区

”何言将自己调查的事情报告之后,便眼睛一亮,有些好奇的问着:“老大,那个,那个你真把小嫂子吃了,看来阿莲娜还真是做了一件好事,不过这小嫂子气性太刚烈,差点没将酒吧给烧没了,这战斗力也挺强悍啊!”“阿莲娜既然这么想要男人,就把她卖到泰国吧!至于阿良,我不想让他在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叶浩那边,你也尽快给我找到

”冷擎天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过她的人,都是因为这些人,才会让她受到那些伤害

“老大,这阿莲娜可是波尔的女儿,这恐怕太过了吧!我们现在与他还有着许多生意往来,这……”何言嬉笑的表情也郑重起来,看着冷擎天有些担心劝慰着

“阿莲娜若没有波尔的帮助,你以为就凭她的能力,能在我的酒里下药吗?这次幸好是春药,若是毒药呢,我早死八百次了,既然他们敢算计我,就要承受算计我的后果

”冷擎天森寒锐利的眼睛冷冷直视着何言,那表情冷漠没有丝毫温度,像是他这一决定,只是在谈一个项目,而不是在决定怎么让人以最痛苦的方式生不如死

“这,老大,你不会真爱上贝悠悠了吧!”不然,怎么会下这样一个两败俱伤,自己也会有可能受到巨大损失的决定,老大在看照片时,那眼睛虽然依旧冷冰冰的,但是,他眼底的火热,他还是看到了

“怎么挺闲都好奇起八卦来了,嗯

”冷擎天冷眼一抬,看着何言那双好奇得发光的眼睛,不由眸子一暗

“不不闲,这一大堆事等着处理呢,老大,这样的话,我们的计划还要继续下去吗?”何言看着冷擎天发冷的眼睛,顿时打起冷颤,硬着头皮坚持下来

“计划取消

”冷擎天放下照片,然后对何言接着说:“安排一下,回国

”“回国?干嘛

”何言有些不解,怎么又突然要回国了,这动了阿莲娜,那波尔不得翻了天,这老大不坐镇,这怎么行

“结婚

”冷擎天将手中照片一收,起身离开,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认定了她,便在不会放开她的手,对于她的伤害,他愿意用一生去弥补,偿还,而最重要的是,他爱她

早在十年前的那一天,她便已经住进他的心里,哪怕被所有人当成同性恋,也没有放弃寻找她

“结,结婚?”这老大认真的,前几天不是还说要想办法取消这个婚礼的吗?难道老大有受虐倾向,这被小嫂子一虐就喜欢上人家了

可惜任由何言如何狂躁得想要发疯,都无法阻止下冷擎天的脚步,更过份的是,冷擎天竟然将这烂摊子,直接扔给了他,这一定是在报复,报复他看了小嫂子的泳装照片

江城,机场

叶浩一身灰色风衣,零散的碎发将他帅气的脸遮挡大半,耳边一只深蓝的耳钉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一手打着手机,一手拉着银色行李箱

“我到了,宝贝你在哪里,嗯

知道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婷 婷 五 月 激 情 婷 婷 五 月 激 情




()

附件:

专题推荐